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大全 >

蹲点干部(第三十五章)-

时间:2021-04-05来源:第一文学网

第三十五章两个姑娘
    县上工作,和他同龄的年轻干部们,都在发动猛烈的攻势,谈恋爱,找对象。成家立业吗,参加工作了,算立业了,现在首要的事儿是要成家,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该到时候了。
    那还是他们单位没有搬到上面农技推广服务中心大楼上时的事。
    一天,他到县农业局大院斜对门的县委、县政府大院里去串门,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多去的地方,就是去找魏兴绪,和他一齐到省城金州市参加全省制图培训班的。
    魏兴绪单位和办公室都很好找的,县委经济部,是原来的农工新路改的,就在从西面进县委、县政府大院,往里面走,北面第一排房的西头上,一个两间的大办公室,门口上边挂着牌子。
    县委经济部的大办公室,其实也就是魏兴绪的办公室,单位上办公室少,只有经济部的部长是一个单间,两个副部长也合在一个单间里办公室。
    他进了魏兴绪的办公室里,正好没有其他人,魏兴绪说都办事出去了。两个人通过搞区划,还有参加省上的培训班,经常来往,关系不错。
    两个人,他坐在墙角的床沿上,魏兴绪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靠背椅上,手里都叼着香烟卷,吞云吐雾的过瘾。他们都个人都是个烟鬼,你让我一根,我敬你一支,互相鼓励着抽香。
    县上工作上的事儿没有闲聊上几句,魏兴绪就巍巍一笑,对他问道:“小孔对象怎么谈下了?进展如何?找下了个没有?”
    “谈什么呀?没有啊,我现在是干急没治。”他很认真的陪一脸的苦笑回答道,心里既着急,又烦恼,更多的是无奈。
    “怎么了,堂堂的中专生,一表人材,脸白皮白黑头发,浓眉大眼,还带双眼皮,不肥不瘦,肥瘦合适,差了什么样了?就是个子稍小了点,嘴大了点,鼻梁塌了点。不过我和你一样高,也以为不算低。要文凭有文凭,要能力有能力,要人品有人品,怎么就找不上对象?”
    “不行呀,你没有听人现在说吗,中专约等于没有文凭吧?”
    “正儿八经的大学生县上现在还不多,是少数,中专生比较多,干活搞工作的,我看全是我们中专生了,各单位上挑大梁的全是我们这些中专生。大学生牌子亮,吃老本,自己不愿干活,还瞧不起中专生们。”
    “不说大学生,中专生了。说延安癫痫病医院治疗需要多少钱个子,现在城里的姑娘们找对象条件都高的很,光个子就要找一米七以上的,最好是一米八左右。像我这样一米六八不合格,按姑娘们说充其量就属于三等残废,是残次品,等外品,不是合格的正品,更谈不上优良品和特等品了。”
    “不是绝对的,要综合考虑。电线杆子高,姑娘们为什么都不去找电线杆去。”
    “其实我们家离县城远,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县上没有亲戚老乡的,朋友太少,主要是没有帮忙,没有人操心给我介绍对象。”他顺势转移了讨论的话题方向,对魏兴绪说道。
    “真的没有亲戚朋友吗?”魏兴绪吊着他的胃口,故意惊讶的问道。
    “真得是几乎没有。因为我老家上学时没有上公社的四中,只在村上的学校念书,从小学到高中都在村上上学,一个公社的老乡我都不认识。”没等魏兴绪把话说完,他迫不急待地解释道。
    “那你上农校中专的同学哩?”
    “我们学校是外地区的农校,在全省各地州市都招生,毕业后是全省分配,分到我们县上的也就我一个人。”
    “也确实是这样的。”
    “你家虽然是农村但实际在县城里,认识的人肯定比我要多,关系比我多,你帮忙给我托人介绍介绍。”他乘势顺水推舟转移了话题,笑着请求道。
    “这样也行,我给你慢慢物色一个,不要着急,等我的好消息吧。”魏兴绪稍加思索,略一迟疑后微笑着回答道。
    “一定要帮忙,可别打溜儿忘了。”
    “老朋友的事儿,忘不了,你就放心吧。”
    从魏兴绪那里出来,他心里并没有在意,随便说说,就当开了个玩笑,可魏兴绪当真了,真还有了下文。
    他把这事儿早就给忘了。忽然,有一天,魏兴绪来到他的单位上找他,说,小孔我给你介绍一个姑娘。
    他问,是那个姑娘?
    魏兴绪说,这姑娘老家在阜河乡,他父亲在县上工作,家就在县委、县政府的大院里,姑娘在县上的供销社门市部工作,也是个营业员。
    他问,他父亲是谁,我认识不认识?
    魏兴绪说,他父亲你有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吗可能认识,是咱们县上刚提拔的政协副主席,原先在县物价委当主任,姓刘。
    他说,这个人我知道,开会时见过。瘦高个的老头儿,花白的短头发,还戴着个窄黑边圆框的近视眼镜。
    魏兴绪介绍说,刘主席这个人是个老好好人,没一点脾气,人特别老实,没有一点领导的架子,平易近人。你真找成了他的姑娘,成了县太爷附马了,那可前途无量,以后还请你给我帮忙。
    他也笑着对魏兴绪说,肯定没有问题,吃水不忘挖井人吗。
    他跟着魏兴绪出了农业局大院,来到了县城的大街上。
    “我们先到他的单位上,门市部先看一下这姑娘,你看一下人再说。先看一下姑娘,看上看不上。”魏兴绪对他说道。
    “走吗。”他跟在魏兴绪后面说。
    他们两个人穿过县城的大街,来到对面县委、县政府大院北面的一个商店前面,门眉上是兰原县供销合作社门市部。
    不太大的商店里面,只有两个一老一男的售票员,老的是女的,魏兴绪走到那个跟前的老的女营业员说:“师傅请问今天你们门市部的小刘没有上班吗?”
    “他今天换班了,明天上班。”老的女营业员回答道。
    从门市部出来,时间还早,魏兴绪对他说:“不巧,干脆我们到他家里去看一下。”
    “这样恐怕不方便,不好吧。”他面有难色的说道。
    “我有个办法,就编个谎说是我到刘主席家里谈事儿,汇报工作,公事公办,你跟着我就行了,光看啥也别说。”
    “行,那就走吧。”他迟疑了一下就说道,干什么事都不容易,何况是终身大事,那有轻而易举的事情呢。
    他跟着魏兴绪,返回来,进了县委、县政府的大院的大门,向南拐进了县委、县政府的家属院里。
    县委、县政府南面的老房子,一部分都改成了临时的家属院。他们两个人到了曾经是原来最早的县委、县政府办公的地点,他参加工作时报到的那个有人事科的两流水平房西面的走廊进口前,魏兴绪站住了对他说,刘主席家就在里面的两间房子。
    经过光线有些暗的走廊,他们两个来到了顶头的房间,顶头过道走廊兰州专治癫痫的医院另一端的门口已封死了,不能通行。
    魏兴绪站在走廊北面的第一间房门前敲门,出来了一个姑娘开门,魏兴绪问,刘主席在家吗?
    他看时这个姑娘,二十刚出头的青年,一米六不到的个子,人长得倒也端庄,梳一对短辫,打扮朴实,第一印象还算不错。
    “你是刘主席的大姑娘吧?”他和魏兴绪跟着这姑娘进了刘主席的家里,魏兴绪没话找话的说着。“我在你家来过的,我认识你。这是农业局的小孔。”
    “就是,我爸他不是上班去了吗,单位上不在吗?”这姑娘对他和魏兴绪说道。他看见刚才走廊门口,屋里摆放着几个大缸,可能是装水,腌菜的缸吧。有一股韭菜的特别气味直扑他的鼻腔,他感觉很难闻,简直是难于忍受。他乘着魏兴绪和这姑娘说话没有注意他,就悄悄溜出来回单位了。
    “不在?我有个事要汇报。”魏兴绪说着回头一看,他已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见了,就说道:“那我回到单位再找去。”
    魏兴绪出了刘主席家,气呼呼回了单位去上班,也没有再去找他。
    过了一周多时间,他去魏兴绪办公室,其他两个人看来了朋友喧观,就避到其它办公室去了。
    “你怎么不声不响就跑了?小刘又不是老虎,能吃了你?是不是看不上小刘?”魏兴绪很生气,开门见山就埋怨起分来。
    “不是的,是……。”他满嘴里胡支吾着,其实是他心里是这样想的,闻见小刘家里的那股浓烈呛鼻韭菜味道儿在做怪,心里想这家肯定是骨脉上有问题。
    “嫌人家姑娘长得丑,是吧?”
    “也不是的,就是……”他难于启齿说别人的骨脉问题,这可是个马虎不得,又随便说不得的大问题。
    又过了一周多时间,魏兴绪终于也想清楚了,并没有太多的怪罪他,他还是请求魏兴绪帮忙,多说对不起,多说再帮忙了。魏兴绪却也并不在意,说是这次介绍的对不起观众,倒把不是找给了自己,又说我给你再介绍个你满意的。这个刘姑娘的介绍就画上了句号了。
    一天,魏兴绪来找他,他骑着自行车捎着魏兴绪,在魏兴绪的指引下,在县城大街上向南而行。
    “在那里?”他问车后面坐的魏兴绪道。
   儿童癫痫病在哪家医院看 “佛洞乡供销社。”
    “也是营业员?”
    “就是。姓王,小王个子和你差不多,人长得的漂亮,你看就知道了。”
    “小王是那里人?”
    “是佛洞乡魏家堡的人,他上班的门市部路对面就是他们家的院子。”
    “他父亲是干什么的?”
    “他父亲也是县上的干部,还是个科级干部,在县人防办当主任,一把手。条件不错吧?”
    “嗯,不错。”
     两个人骑着车捎着人,不觉间就已到了目的地。魏兴绪跳下自行车,对他往右手路对面的一院农户一指说:“这就是他们家。”这户农家院墙虽然不是太高,但也从外面只能看见院里的一排北方的屋顶到房沿的部分,还有院里几株枣树的上半部分树冠。
    他立好自行车,上了锁,跟着魏兴绪进了家乡供销社门市部。门市部不小,一排足有四五间房子大,门市部柜台上和屋里周围都摆放着烟酒糖茶食品调料,各种布料服装针线,还有化肥地膜农药农具等。
    乡供销社门市部里有两个售票员,一个是中年男人,一个是年轻姑娘。
    这个姑娘想必就是小王了。年龄和他们两差不多,个头有一米六五以上,不胖但长得很丰满,感觉也是苗条的,特别是有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顾盼生情,好像会说话,卡通式小鼻小嘴,皮肤白里透红,圆圆的脸庞,黝黑的头发,脑后是一对拖到肩膀下面的半长发辫。上身穿着一件白底淡蓝碎花的衬衫,下身穿着一条蓝色长裤。衬托出这姑娘超凡脱俗,仪态高贵,淡雅朴素的气质。
    他看么眼里,心里中早生了十二分的喜爱,十二分的倾慕,十二分的心痛。
    他跟着魏兴绪来到这姑娘站着的柜台头前。
    “小王,今年上班。这是我的朋友小孔,在县农业局上班。”魏兴绪微笑着给这姑娘介绍他。他都有些尴尬,脸上一红,但偷看小王时,他很从容大方,只抬头斜瞄了他一眼,笑了笑,算是回答了。到底是干售票员的,见过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多了,一点也不害羞怕生,一点也不扭捏造做,落落大方。
    小王的这一眼,四目相对,只一瞬间,已看得他心旌飘摇,脸上再度飞红。

上一篇:在心灵开出一朵雪花,行走在阡陌红尘里,温一世安暖。文学小说www.hlmsw.cn,石家庄韩语培训

下一篇:四月,你好www.hlmsw.cn,神庙逃亡2兑换码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