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日记 >

屈吴牧歌(中篇小说连载・2)-

时间:2021-04-05来源:第一文学网

                             (四)
  当晚回到知青点,朱贵对我好一顿数落,他说:“我看你脑子即使没缺弦也是进水了,人家当地的那么多人哪个不如你?为啥人家鞭子吆都吆不上趟,你逞的啥能?”
  我说我不是逞能,我就是想放羊,我认为放羊好,羊不会欺负人。
  朱贵问我:“你知道人家为啥都不放羊吗?”我说我不知道。朱贵说“人家都说了,这放羊的活是半蔫害干的!”
  “我就是个半蔫害!”我用朱贵的话回敬他。
  “那好那好,人各有志,不可强求。不过你有后悔的一天!”说罢这话朱贵再不言语,看来,他对我的即将离他而去还真有些生气了。
  其实我也理解朱贵的心情,他也并不是真的认为我放羊就是去跳火坑,而是因为我俩从小是邻居又是同学,在这个知青点里,我俩都是因为家庭背景而受歧视、受欺负的同类,所谓“猩猩惜猩猩”,我俩在一起同病相连,最起码也能有个互相照应,平时也有个说话的人。我这一离开,他势必感到更加孤单了。
  看他真生气了,我故意激他、逗他:“你现在前途好着哩,马上就给队长当驸马爷了,谁能和你相比啊。”朱贵最近一有空就往队长家里跑,给人家造成的错觉是他在和队长的女儿谈对象,其实我知道他根本就看不上队长家的那个一只眼睛里有个白翳子的女子,他是以此讨好队长,搞“曲线救国”,谋算着想当民办教师。他的这点“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小聪明,我是早就看出来了,况且我和这民办教师的候选人也沾过一点边,只不过我把这事不点破罢了。
  “我好心无义了,驴�峦炝斯尴盗�!”朱贵把他在村子里学下的粗话也给我用上了,他本来平躺在炕上的身子一转,面朝着墙,腿一蜷,给了我一个冷冷的脊背和一块尖瘦的尻子。
  第二天,我在看场老汉跟前花了六毛钱称了半斤黄亮的旱烟叶子,作为见面礼去羊圈拜望我的顶头上司秦山。
  秦山其实早就不在冯家院子里住了,冯家夫妇留下的院子一直闲搁着,两孔窑的窑门一直用铁丝拧着,里面装着冯家的烂窝囊。他一年四季以羊为伴,羊圈成了他的家。
  羊圈和队里的场院基本挨在一起。圈很宽展,两百多只羊仅站着羊圈的一个角落。圈里倒也干净,羊屙的粪随时都被收拾压埋起来,怕的是被人偷去煨炕。除了一股羊身上特有的那种骚哄哄的气味外,并不像我原来想象的那样脏。牧羊狗大白耷拉着耳朵,而那另一只被叫作“��耳子”的黑狗的耳朵却朝上��着。据说狗娃子刚生下来时,如果把耳朵往小往尖一剪,它的耳朵就永远��着了。两只牧羊狗在秦山居住的窑前一左一右半卧半坐着晒太阳。
  “山爷,堵狗来!”我在离羊圈较远的地方就向窑里呼喊。
  当地人在称谓方面有这样一个习俗,就是凡是上了些年纪的人,如果没有啥亲属亲戚关系,闾里乡邻都就把他称作“爷”,这种称谓和实际意义上的爷不同,事实上是一种尊称和统称。三十多岁的秦山也算是上了年岁的人,村子里大多数都喊他“山爷”,我也就跟着这样叫。
  “狗不咬!”山爷人没有出来,只把那浑厚的声音从圈窑里送了出来,但他也没有说让我进来。
  我迈着颤颤巍巍的步子,眼睛死死地盯着两只狗胆怯地往进走。也许是它们对山爷的话惟命是从,也许是它们已经意识到我即将成为它们的主人,或者是它们显示了对我的轻蔑,认为我这个人不值得一咬,这两只牧羊狗竟然连头都没有抬,甚至没有正眼瞅我一眼。
  我低头弯腰钻进低矮的窑门,窑里黑古隆冬的,弥漫着羊粪燃烧的烟雾,山爷盘腿坐在窑炕炕沿上,守着羊粪炉子倒罐罐茶。
  “山爷,我来拜师了!”我把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有意识地搁在他身边的炕沿上,我发现他完全是一副无动于衷的神态。他的面部表情就像这被烟熏火燎的窑壁一样阴冷沉重。他旁若无人地把一疙瘩羊粑丢进炉子,又不紧不慢地等待着那比大拇指粗不了多少的茶罐子里的茶液慢慢溢上来,他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把茶液在茶罐和茶盅之间倒来倒去,倒够了,再向茶罐里添进一点水,又把茶罐搭在羊粪炉子上熬。
  从他的态度上,我已经明显地感觉到,我是一个不受山爷欢迎的人过敏性神经癫痫好治吗
  不过山爷还算可以,他端着刚熬好的茶液盅子,双手向我递来,我赶忙连连推辞,并用双手挡回,我知道这种歉让是当地人的一种礼兴。但他这一让,毕竟使我刚进门被他不理不睬所形成的难堪局面有所缓和,我顺势就坐在地下大概是装狗食料面子的半截口袋上。
  他让过我后,就把茶盅子搁在嘴边“吱溜”一吸,那姿态,那神情,比猪八戒吃了人参果看起来还舒坦,他又把一条已经分不清原色的炒面袋子提过来,从里面拿出一个小小的形状像木铣一样的炒面板子,抄了一板子炒面,在离嘴边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E”地一下丢进嘴里,满脸的长胡子就随着嘴的蠕动而生动地运动起来。他把炒面袋子往我面前推了推,鼻子里“嗯、嗯”两声,我知道那是他示意让我吃炒面。
  不管他是出于真心,还是出于让人的礼兴,我也没有必要再客套了,况且刚才我已经推辞了他双手递过来的茶液,如果再推辞,我还担心他是否会认为我是嫌弃他。这样一想,我就顺手拽过炒面袋子,抄起炒面,同样在离嘴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E”地一下丢进嘴里,紧闭着嘴巴咀嚼起来。
  吃炒面是需要一定技巧的,会不会吃炒面可以说是验证一个人是否熟悉大西北农村生活的一个重要标志。我再啥本事没学下,这吃炒面的功夫还说得过去,也许我拉拉胡胡地吃了山爷的炒面,无形中拉近了我和他之间的距离,也许他咀嚼炒面时嘴巴在激烈运动的同时脑子也在激烈地运动,想通了我拜访他也是一种礼兴,“有理不打上门客”,况且我又无任何恶意。他把嘴里的这口炒面咽下去后,又抿了一口酽茶,用手在胡子拉茬的嘴上胡乱抹了一把,一边继续用舌头搜寻着残留在牙齿周围还未完全下咽的炒面,一边对我说:
  “这火往高处烧,水往低处淌,你们都是念下书的人,这啥营生不能干,你非要撵着干这个背善活呢?”
  山爷说的“背善”的意思我懂,就是背时、倒霉、不走运等等,难道这哪一样我还占不住吗?我接着他的说茬子说:“好我的山爷,你算说端了,我就是一个背善的人。”
  这时,山爷像是突然记起了啥事似的问我:“不是都嚷着说让你到学校里教学生娃娃去吗?”
  山爷的圈窑是村子里的年轻人、特别是光棍汉们经常聚集的地方,消息倒不闭塞。他说的民办教师一事也确实有。那是半年前的事了,公社的教育专干专门找过我,还像考试一样给我出了一些题,那无非都是一些小学的内容。那些题当然难不倒我,我自我感觉答得还相当可以,可是后来就没有下文了。但我没有把实情告诉山爷,只说:“这黑鹰黄鹰有多少,还有幺里慢打的食吗?”山爷听我这样说,好像还产生了一些同情心。
  山爷从窑垴里两只水缸卡里拽出冯家娃留下的放羊家当:一件沙簸箕、一只毡包,还有一双前面已破了两个洞的烂球鞋。山爷一边给我清点,履行集体财产移交手续,一边嘴里还在不停地唠叨:“这放羊吗,是个吃苦的活,也是个没出息的活,多少放羊娃寻不上婆娘,一辈子打光棍。这冯家娃要不是那么给安顿掉,谁在哪里给他说婆娘去?”听口气,好像我放上羊在他的身上又增加了为我说婆娘的负担和难怅。
  “山爷,我听人家说:放上三年羊,给个县长都不当。”我跟他开了这么一个没啥趣味的玩笑,山爷“嘿、嘿”两声苦笑。
  放羊的鞭子大概属于个人财产,想必冯家娃自己留下了。好在山爷还有些见面之情,他把自己的一根黑得发亮、又光又长的�兆颖薷嗽�送给了我。
                                 (五)
  我兴冲冲地披上沙簸箕,挎上毡包,手里提着山爷馈赠给我的珍贵的见面礼�兆颖薷�,自我感觉像是一名中世纪全身披挂即将出征的骑士。由山爷移交给我的冯家娃穿过的那双属于公共财产的黄球鞋,我头天一出羊圈就顺手扔进了一个窟圈里。虽然我知道当地人有这样的习俗:别人戴过的帽子不能戴,那是愁帽;但别人穿过的鞋可以穿,那会接过人家的福气。
  我们这一带其实是纯农业区,养羊仅仅是一个捎带。虽然这里有数不清的山梁沟峁可供放牧,但由于受到政策的限制和缺水的制约,羊只的数量还不能发展太快。像我们这个村子,历年都保持在两群浙江哪些癫痫医院好羊的数量上,一群羊大概一百来只,两群羊也就是两百只左右。
  这两群羊圈在一个圈里,它们时分时合也已习以为常。山爷把圈门一打开,他手里的捻线拨陀就开始转动,他的那群羊里掌群头羊和他的牧羊狗大白就率领着那群羊顺着羊圈背后的山坡,擦着阳�苌狭松健N业恼馊貉蛩婧蟪鋈�,步着前面羊群的后尘行进。在山坡上,只听山爷“呔”地一声喝喊,我的羊群最前面的大角羊“嘟噜”一下连忙折转,顺着阴�苌系呐躺铰废蛏搅号倘ァ�
  我尾随在羊群的后面,嘴里学着牧羊人喝喊羊的腔调不断地大声喊叫,我要让它们知道,从现在起,我就是它们的主人,我就是它们的领导,这支队伍里的任何一个成员,包括牧羊狗��耳子在内,都要绝对地、无条件地服从我的指挥……
  正当我踌躇满志,思绪插上了理想的翅膀自由地飞翔时,我的羊们三三两两在壑岘口完全按照自己选定的路线自由自在地前行,寻觅着自己理想的草皮草根。它们有的已经爬上梁顶,有的仍在半山腰,有几只已经窜到沟底。待我跳到沟底把羊拦上来,半山腰的羊又一古脑攀上梁顶。我吃力地在山梁沟底上窜下跳,那厚厚的沙簸箕成了我的一大累赘。牧羊狗��耳子在壑岘处背靠山梁半卧半坐,瞪着两只冰冷的狗眼恶毒地注视着我。一看见它的那双冷眼,我气不打一处来,这真是“狗眼看人低”。我用鞭杆撬起一块土疙瘩向它砸去,并大声对它咒骂训斥,��耳子狗漫不经心地站起,把尾巴卷成一个圆圈驮在背上,它的狗腿迈动的步子沉稳得像是一头大象,一边偏着头继续瞪眼看我,一边缓缓地向羊群中间走去。
  幸好朱贵不在这里,他要在,不定会用啥难听话讽刺挖苦我呢!
  心里这样想着,梁顶上还真出现了一个人,他把跑在最前面的大羝羊拦住,羊群开始往一块聚拢。我往上走了一截发现梁顶上的人竟是队长。他看到我的样子这样狼狈,啥话也没说,只让我把羊押住,就大步流星地顺着盘盘路朝阳�苣潜吒先�,一边走一边骂着:“这个驴日的坏怂,这个驴日的坏怂……”
  不一阵子,队长和山爷以及那一群羊都顺着我的羊群所在的山�苌细侠础N曳⑾稚揭�手里的捻线拔陀没有再转动,他一个劲地给队长陪着笑脸,黑黑的脸上竟泛出一层少有的韶红。队长还在一个劲地骂着:“你这个驴日的心瞎着呢,�卤臼旅挥�,还会给人过手了,你从你娘的裤裆里钻出来就会放羊?”山爷脸一阵红,一阵黑,有些哭笑不得。
  在队长的行政干预下,山爷和我把两群羊又合为一群,我继续为他打梢子。山爷这个人还算厚道,他没有把队长撒给他的气再反过来往我身上撒,也没有任何抱怨我的言语,这一点令我十分感动。人里面毕竟还是好人多。
  给羊饮水的时候,一羊皮胎子水我干拽湿拽干脆从窖里吊不上来,可他甩动臂膀,那吊水绳好像在他的手里往上蹿,远远超过一桶水容量的羊皮胎被他三四下就吊了上来,我只能在窖沿上拦一下羊,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有时候看他吊累了,我硬夺过来吊,他就说我:“你还是个长材子,力还没有圆哩,消缓来,不要急。”
  我为他当下手打梢子,时时刻刻都在细心留意观察他的放羊技术。他虽然一天到晚提着个捻线拨陀不停地捻线,可哪只羊有啥情况,他一眼就能发现。一只经常走在前梢子上的羯羊有一天和后梢子的乏羊混在了一起,收圈后他让我去�t一下这只羊蹄子,果然羊蹄缝里夹着一块小石头。有一次在�苌衔曳⑾忠恢荒秆虿怀圆荩�在那儿只转磨磨子,我问山爷这是咋回事?他让我把那只羊抓住,他在羊脖子里分开厚厚的羊毛一看,一个指头蛋大的肉疙瘩,他说这是一种专门咂羊血的虫子,叫“羊冰草”,这种虫子很可恶,它的嘴像针一样从羊脖子里扎进去,咂足了血还不出来。我问那咋办?他说有办法。山爷在山上找了一根较粗的蒿柴棍子点着后又吹灭,就用冒着一股油烟的蒿柴棍子在虫子身上烫,那可怕的羊冰草才慢慢从羊脖子里退了出来。看到这种虫子那么大的身子那么小的头,我浑身一阵发麻。山爷说,这种东西,只能这样整治它才能出来,当然最好是用点着的香头烫,他说要是把它的身子弄掉,它头不出来,照样在羊脖子里咂血。这些绝招,他不教,我能知道吗?
  其实羊们是很灵便的,特别是那掌群的头羊。如它们每走到一个岔路口,头羊就先试探性地往前走,如果听不到牧羊人的喝喊,它就按自己选定的路线前进;如果这时传来“呔”地一声喝喊,它就会立即调转方向,从另一条路线行进。我还发现山爷对付那些调皮捣蛋的羊有一种法子:它们捣蛋的时候,山爷捡起一个土疙瘩向羊抛去,当土疙瘩落在羊身上的同时,他“嗨”地一声大徐州儿童癫痫病好治吗喝,挨打和喝斥声同时到达,当再一次听到“嗨”的喝斥声,就是没有土疙瘩扔过去,羊们也会没命地往群里钻。
  那一年雨水少,草山薄。这草山一薄,羊群就会出现“两极分化”,那些攒劲羊由于老是跑在前面,吃到新鲜草的机会就多,也就越强壮;而老是拉在后面的羊,就只能啃别的羊已经啃过的草根草皮,也就越来越乏。这部分羊大多是母羊和羊羔子。我背着山爷,毡包里经常装着一些用水拌潮的喂狗的拉糜料面子,看到那些乏羊实在可怜,我就用手抓着给它们喂上一撮。好在队里对狗食的定量卡得不是那么紧。羊跑上一天山,才能啃到几两草?而给它们贴上一撮粮食,产生的热量要大得多。可这事还是让山爷发现了,他说:“这样喂就把羊惯怀了。”尽管山爷反对,我还是没有停止对那些乏羊的“救助”。因为我感到它们也实在太可怜了。这人困难了,没有粮吃,国家还要给些回销粮救济一下,我为什么不能对它们也救济一下呢?
                                 (六)
  头两天山爷对我说:有啥收拾的抓紧收拾一下,他估摸着队长可能早晚会安排我们出山。我说也没有啥收拾。嘴上这样说着,我还是把一些破书烂本子收拾到一块准备出山时带上,除此而外,我还有啥东西可收拾的呢?其实这才刚过完年,打了春没有多少日子,天寒地冻的,虽然我非常盼望出山,但我想怎么着也得天气稍微暖和一些吧!
  这天收了圈,吃罢饭,山爷又盘腿坐在炕沿上对着羊粪炉子倒罐罐茶,我在油灯下看一本烂小说。这时我已把自己的行李搬到了羊圈里,和山爷一起在圈窑里住。在羊圈里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暖和,不受冻,因为这里有足够的羊粪煨炕,另外就是熬灯看书的煤油是队里供应的,不用自己掏钱买。
  队长到羊圈里来了。身为一队之长,虽不是日理万机,但他要操心这么几百口子人的民生大计,确实难得有时间光顾我们这里。我赶忙丢下书本,跳下炕给队长烟锅子里装旱烟渣子。
  山爷的情绪很低落,眉头上皱了几道印,像刀子划下的口子。两个人平时见了面都要驴日狗捣地骂上几句,开一阵子玩笑,令天却显得他们都很有涵养。
  队长的茶瘾和烟瘾都过得差不多了,他终于摊开了他来羊圈的目的:
  “山爷,我思量了一下,”队长把秦山称“山爷”,这我还是头一次听到。也许是他比山爷大几岁,也许他认为自己是秦山的恩人,他对山爷的唯一称谓就是“驴日的”,几乎连秦山大名都没叫过。山爷呢,倒也对那种骂很是乐于接受,这也显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融洽。而队长的一声“山爷”,倒让他坐卧不安。
  “你们抓紧拾掇,这一两天就上山!”队长说。
  “天大大,这才是个啥时间?你咋就没一点下数了呢?”山爷其实早就预料到要提前出山的事,他也明明知道队长今天的来意,听了队长的话,他还是装得很是吃惊。
  圈窑里出现了一阵难耐的沉默,这两个人突然间一下都不言喘了,搁在窑壁上钉着的半截铧尖子上的煤油灯忽闪忽闪地跳跃了几下,结了一个红红的灯花,队长用他捅烟锅子的一根细铁丝拔掉灯花,自己装烟渣子对着灯盏点。
  “山爷,咱们把话赶实说吧!”队长今天说话的语气显得特别的真诚恳切,“这么大的一个庄子,几百口子人,百十头牲口,现在统共剩了不到三窖水,你说咋整?现在离新雨天最少也要四个多月。我思想来思想去,再也没有个啥法子,只有你把羊吆走。我也知道这个时节打发你上山是个作难事,但这个难也只有你来作。”
  山爷无语,我更是无话可说,再说,这里也没有我插言说话的份儿。
  队长又说:“队里也商量了一下,这今年出山的补助吗,就提高一些,再加上一斤清油,一个月再加两斤白面。鞋吗,我都安顿着给你们买好了,正儿八经的军用品,是从飞机场的军用商店里走后门买来的,赶明儿让仓娃给你们送来。”队长说的仓姓是队里的保管,听说这家伙本事大得很,到处都有他的熟人朋友。
  一说到军用品,山爷的眼睛亮了,他对队长说:“那你把民兵的枪给我们一杆子,再给上几颗枪子儿。”这时候正搞备战,我们这里都有武装民兵组织,并配有枪支弹药。
 南京看癫痫病专科医院 “你这个驴日的,给个嘴就想往肚子上粘”队长到底还是完全恢复了他和秦山之间的正常谈话方式,“那个枪,那是给武装民兵发的,哪能随便说给你们就能给你们呢?那是武器,又不是煨炕的灰耙子,也不是我说了就算的。”队长说着已跳下了炕,准备起身。
  山爷还是见缝插针,穷追不舍:“那你不会把宝林弄到武装民兵里吗?这么攒劲的小伙子。”
  队长准备弓腰出窑门的身子又转过来直起身,他在我脸上瞅了一眼,嘴张了一下又合上了,我估摸着他大概要对山爷说我的家庭背景有麻达,不够武装民兵的条件,但他却说成:“宝林还没有满十八岁,还没有够着武装民兵的岁数”,就算是彻底打消了山爷为我们谋算一杆枪的打算。山爷把队长送出窑门,我尾随着出来,清冷的夜里没有一丝风。我听见队长压低着声音骂山爷:“你这个驴日的还故我呢,我知道你驴日的‘老和尚敲钟,巴不得一声’哩!”只听山爷“嘿嘿”干笑。“老和尚敲钟”啥意思?我很是纳闷。
                                   (七)
  山爷和为我们送行的朱贵干早上就赶着一头骡子拉的架子车拉着所有的行李用品顺着车路一起上山了。我赶着疲乏的两群羊,顺着通向屈吴山的一条叫做北河的大沙河边的山梁,缓缓地行进在早春干冷的盘盘路上。春天,在屈吴山一带是来得比较晚的,“立春”实际上是个象征性的概念,没有多少实际性的内容。这时候的太阳也是乏塌塌的,像一个干粮子贴在灰蒙蒙的天空。眼下已到“惊蛰”节气,却还是天寒地冻,寒风刺骨,群山上阴�芾锏牟醒┗姑挥腥魏稳诨�的迹象,只有背风向阳的崖坎下,偶有一两坨索草和那生命力极强的辣辣,顽强地从地皮上顶出一点点的绿色,向世人传递着春的信息。
  一道道、一座座随意地排列在沙河两岸的山梁山峁,像是谁不经意间乱扔在这里的一个个大小不等的巨型馒头。羊和牲口天长日久踩踏出来的盘山路好像一个个编织得粗细匀称的网兜,挨个儿地套在这些大馒头上。头年的旱情使这本来就光秃秃的山粱山峁显得更加土灰死色,细长的盘山路上铺着一层汤土,羊群过后,踩踏起一团团黄色的土雾,被顺沙河而往上刮的冷风吹向灰暗的天空。远远的一道山梁上,一棵孤独的歪脖子老榆树附近,正旋着一根上连天际、下结大地的旋风巨柱……
  羊群其实和人群有许多的相似之处。如同人的能力有大小、贫富有悬殊、胖瘦有差别一样,这些差距在羊群里表现得更为明显和突出。老是拉在羊群最后面的是一只瘦弱的母羊,这只羊的与众不同处是它的两只耳朵一只白一只黑,按照牧羊人按特征给羊起名字的习惯,我把这只母羊叫“黑耳子”。这是一只口还很轻的母羊,躯体瘦弱却吊着一个大肚子,行走非常吃力,在跨越一些很低矮的土坎时,它时不时的失败,我经常把它从后身子推一把,它上了土坎后,往往转过头用两只呆滞的眼睛瞅我一下,我想它可能是在表达着感谢我的意思。早上临走时,山爷曾安顿让我把几只乏羊留在圈里,说是队长已经同意暂且由看场老汉喂养。但根据我短短几个月的放羊经验判断,这些乏羊只要离开羊群,那一定凶多吉少,迟早都要进了场窑里经常闲置的那口锈迹斑斑的铁锅。把它们赶上,跟上群,也许还有一丝生的希望,而一旦留下,连一丝希望都就没有了。所以我还是坚持把它们吆上一起上山。看着这只可怜兮兮的乏羊,我想,如果老天爷把我世成一只羊,我可能和它一样乏;而如果把这只羊世成人,它可能就和我一样瓤。
                                              (未完待续)  

上一篇:古诗鉴赏《八月十五夜月二首》古典文学www.hlmsw.cn,安妮芳

下一篇:守规矩,倡廉洁,扬正气学术争鸣www.hlmsw.cn,黛颜堂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