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陪读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第一文学网

儿子高一、高二的时候,死活不让我俩陪读,非得跟他一帮小同党住宿舍。每天晚上几点睡,早上几点起,做的上哪知道?

临近高三开学,儿子三道金令让去学校附近租房子,紧,任务重,房源少得可怜,要价又高,三十七、八平的公寓房,索价一万二、三,租不租。

那天傍晚,溜达到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紧靠西边拉的那栋楼,贴出一户租赁信息,85平一楼,开口要一万八,一分钱不讲,而且特意说明:只租高一,不租高三,三年款一次性付清,不能拖欠,刚性条件,硬气得很。

回家赶紧跟老婆大人请示汇报,不敢随意做主,得批文如下:此事暂缓,再探再报,务必调研清楚。大有整不明白,提人头来见的架势。

迫于无奈,只得带一管笔、几张纸,顶炎炎烈日,三番五次去学校附近转悠,打了N次电话,不是太小,就是太贵;要不是离马路边太近,生怕影响到晚上睡眠;好不容易掏腾到一户,打电话,却告知:房子头两天已经租了出去,价格甭问。

眼瞅着快开学了,房子的事还没有着落,个中滋味,想必过来人都知其一二。浙江宁波婴幼儿癫痫治疗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前年过完年,大姨子从外地请了三个月的假,来陪孩子高考,那段时间,我一下了班,就过来找房子租,天擦黑前,多少有点光亮,窗户上乌七八糟写的电话号码还算是能看得清楚,通话没三分钟,手就冻得生痛,必须放进贴身的羊毛衫里捂好一会。转了几栋楼,天黑得四周,伸手不见五指,好在我事先揣了只手电筒过来,一个个窗户照过去,那感觉跟雕堡里的鬼子打探照灯差不多,其实还有比这更好玩的。

小时候,天的晚,八、九点钟的光景,三两个要好的,邀了出去一起玩弹弓,只要作业写完了,大人家长从不干预,于是背心裤衩地同去,同去,一同去。猫了腰,蹑手蹑脚地到桑葚树下,用手电筒往树杈上照,一照一个准,肯定有一两只倒霉蛋,半睁只眼似睡非睡地在那打瞌睡,取了弹弓,装上石子,瞄准了,费劲巴拉地射了出去,打得跟前的树叶啪啦啪啦山响,可那傻气得狠的家雀,只是挪了窝,实在是烦了,才蹦到临近的树枝上,接着做它的秋大。

玩累了,我们开始比试看谁家的手电筒照得远,照得高。照得远不远,还好说,一生活中有哪些东西会诱发癫痫?目了然;照得高不高,实在是没法说,空洞洞的天空,浩瀚无穷,往往是谁嗓门儿大的算谁赢。(哪象现在,死冷寒天地。)

“陪读”一词,在我的印象中,最初见倪于小时候看的章回,过去的秀才进京赶考,一般都有一乖巧的书童陪着,一路上游山玩水,休闲自在。包龙图当年,身边就多亏有了一个叫包兴的,十三、四岁,熟谙人情世故,多次替包黑子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陪读”沿袭到现在,自然有了更深层次的内涵,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样的千秋伟业,交给一个十三、四岁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陪,岂能让家长同志放心。

房子租到手的那一天,我着实高兴了好些天,五十七八平米,十个月的房租按一年算,一万五下来,平均一个月才一千多一点(个哄自己)。搬了些简易家具,搞了一整天的厨房卫生,就正式入住。这间房,正北朝南,离学校只有一墙之隔,穿越操场,五十米就是儿子班级。

儿子每天早上,定的闹钟是六点十五的,真正起床时间应该是在三十一分左右,前后误差不会超过5%,一分钟在卫生间,一分半洗漱,三分钟洗头,为了节省每一分每一秒,在他洗头的同时,你得准备好两块毛巾,在他旁边邵通看癫痫哪家医院比较好随时等候,取毛巾的那一会,不管你身在何处,你得放下手中活计,三步并成两步走。儿子吃早餐的速度,赶得上高铁了,整个一猕猴桃,分两半,就塞进了嘴;一碗面条,梭哈一下,就下去了一大半,煎的鸡蛋,筷子一卷,就齐活。儿子出门,上半身穿着羽绒服,拉着拉链的同时,下边穿鞋,两只脚三拧两拧,算是把鞋对付进去了,也不知道里面的鞋垫拱没拱起来,要是那样的话,一上午想起来都不舒服,反正是门口的地板,明显地让他秃了好几层皮;就是这样,今天早上又忘了给他书包里塞进去一瓶胡萝卜汁。听他咚咚地脚步声下了楼,我去窗口了望他飞奔学校那片桦木林的样子,我老是有那种穿越时空隧道的感觉,我知道他眼下是在跟时间赛跑。

儿子的午餐大多在学校解决,中午回来只是睡一午觉,睡觉时,两只耳朵里老是塞进去一付耳塞,可能是他在学校宿舍过集体时,养成的习惯吧。下午一点二十五分,我准时打电话招呼他起床,有时候他困急了眼,喉咙里含混不清地咕隆一声,让我五分钟以后再打一遍,我只能照他的旨意办。

晚餐,儿子从不回来吃,孩子他妈劝了好多次,他都没有同意,要是一日三餐回来吃的话,原本一星期一百八的生活费,包括零食、吃丙戊酸钠能要孩子吗手机等各项开支,自然取消,权利归中央一级财政。知子莫如父,我清楚得很。

晚上十点钟的夜宵,对儿子来说,是重中之重,周一排骨,周二鸡,周三周四吃烤鸭,周五清淡白菜鱼丸粉丝汤,儿子每次晚自习回家,没等脱鞋,眼睛就往餐桌上扫,那种强烈的食欲感,是刺激我努力做好夜宵的源泉。儿子没良心,每次问他味道如何,他总是咂摸着嘴,不说好,也不说坏,逼急了,才说一句:“还行吧”。真是让他嘴巴里吐出颗象牙来,比登天还难。

儿子吃完了夜宵,东磨蹭一下,西磨蹭一下,整巴整巴大半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等到他好不容易关了房门,进屋学习,差不多就得十一点半,再正儿八经学习个把小时,就得超过十二点,多年经验是:晚上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不睡,早上却是一分一秒都要争取。从高一开始,三年了每天早上都是冲小半杯咖啡喝,要不一上午的课,他就会睡了过去,熟重熟轻?没办法的事。做家长的真担心他小体格子能不能承受得了,好在还有不到五个月的时间,他就要——-

届时,我们陪读的任务就可以完成了,到那时,解放区的天,该是明朗的天了吧!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深秋伊梦_散文网

下一篇:《槐树花开》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