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句 >

闲庭醉(绘本校园)14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第一文学网

第13章 不期而遇

社社长尹相舒整理内部资料时,把保存的大量报刊杂志翻出来,竟然看到许多新老社员的刊登在里面,欣喜之中,他想:何不把这些文字整理出来,修订成册,献给学校呢?明年,是学校三十周年校庆,尹相舒也该去,此前他一直思考: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有机会遇到学校举办校庆,作为文学社的社长,应该送点什么祝贺祝贺,但什么可以表达自己呢?此刻有了,这些文字,书写的不光是文学社的历程,也记载着学校往日的风情风貌,如果整理出来,借着校庆这个时机献给学校,一定会变得有意义,顺便还可以留下自己的功勋在这所耕耘了几年的校园。尹相舒主意定下,便马上开始行动,第一步是要把稿子清理出来,他有意栽培皓纯,便把这任务交给了她。

学校附近有座月台寺,寺内的树木,常年葱绿,树丛里多处设有桌椅,中,那些雕砌的桌椅似乎专为读书学习、谈情说而准备,常见一些学生铺了书埋头学习、情侣相对窃窃私语。只是自从入后,那景象渐渐不见了,寺内一天比一天冷清,除了僧影,少有游人。皓纯倒偏爱这种幽雅与清静,所以常过来游赏。前天,她应诺帮社长整理稿件,接过一大堆报刊杂志后,想到的便是来月台寺整理,等到周末,真独自过来了,寻一处地方坐下,开始静心翻看报刊。

尘封的纸张虽已破旧,但却多有清新秀丽文字,锦心绣口篇章,读来使人心平气定,神远情遥,皓纯便忘却寒风的萧瑟、石桌的冰凉与四周的,累时稍做休息,但见满院草木含笑,朱门红瓦有情,兼落叶梵音,无人扰,无鸣,真让她身心通透,大有被沐浴之快感。

月台寺内,有个叫“广钦佛教图书馆”的借阅室,馆名为赵朴初所题,可见月台寺有些名堂。到这借阅室看书,比学校的阅览室简便,只要登记签名,就可以坐下看书。在博胜心房最灵动的地方,单单一个“禅”字,可谓特别温柔,也许是早在来的地方他拾取来的,又也许是遥远的某个地方他将要搜寻的,他道不清说不明,只是一丝一缕清澈明了的事物总牵引着他,牵引他去思考去领悟。由禅及佛,由佛及寺,除了学校,月台寺也是博胜常出没的地方,结识“广钦图书馆”自是理所当然了。这一天博胜过来,不料图书馆的门却无情的锁着,他想大约是时至年末的缘故吧,于是只有作罢,打算在院内逛一逛然后回去。<湖北那个医院治疗癫痫/p>

博胜若不做闲逛的打算,自然没有,但一逛便撞见了皓纯。也不知是哪尊菩萨开的玩笑:安排他们在这个午后巧遇,致使一位佳人从此记挂怀想了好长好长的。皓纯看见博胜走近的时候,脸是刷刷红了,因为在她看来,当时多少有点像风月笔下一场的胚胎。幽雅闲适的院子,两个少男少女不期而遇,美妙的说应该是邂逅,比起约会来,似乎是要得多的。像这样一些浪漫的情节,曾好多次出现在她的幻想里,此刻不期然变得真切起来,这样的惊喜令她感到昏眩。脸越发红的时候,她不加掩饰,她愿意把自己的情怀展露在这位男孩面前。( 网:www.sanwen.net )

博胜在皓纯对面坐下,看到她通红的脸,认为是她害羞,不惯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和自己单独校外相处,担心他人误会吧。博胜本亦羞怯,但此刻既然来了,不能不佯装坦荡,于是平心静气地问她:“你喜欢来这里看书?”皓纯脸上红晕慢慢褪去,把缘由细说了一遍,博胜听后关切说:“天气这么寒冷,你也受得了?”皓纯说:“并不觉得有多冷啊!”博胜又说:“那我帮你吧,做完了早点回去,要不然,手上长了冻疮就不好了。”说完问皓纯该如何做,皓纯一边道谢,一边拿了报刊给他,说:“把我们学校学生的文章仔细的找出来就行了。”又说:“想不到我们学校前几届还大有人在,很多文笔都不错。”博胜听了说:“但现在是一届不如一届了,这一届我们新生的素质和老生比,差得很远。”皓纯:“我也觉得是这样,招生制度改革了,不能和比。”闲话数句,两人开始搜索,博胜便在《寻船》上见到九四届一位学长的两首《江城子》。

其一:那日路半风骤,无遮挡,且乱投。店内钗裙,绝色使信步。满屋骚动是爱慕,难把持,频转目。 欲问芳名把物购,数完钱,复缄口。像是君子,佯装无欲求。只是惶恐伊知道,雨小歇,忙上路。

其二:将行不知西与东,来往者,自匆匆。徒照,满城是霓虹。风流喧哗不相干,且回去,小房中。 静处独舔愁几种,灯点燃,书影重。四壁无言,执管又无从。闻得上楼娇笑语,心撩动,度芳容。

博胜不爱闺怨诗词,因为感觉里像是同一种声调,无癫痫病会产生哪些危害非是自做多情地塑造了几个怨妇,同情她们若有若无的凄婉悱恻,而那些作者,就如一只只靡丽的画舫,这一只载着她们到了南岸,另一只又把她们载来北岸,后面的不想雷同,便载着她们向东或者朝西。一路的,除了小桥流水落花,晓风烟柳,再就是楼台珠帘秋千,梧桐芭蕉阑干。一路的,除了新愁旧恨,相思弹泪;再就是惜悲秋,叹风伤雨。看得多了,自然腻烦,但此时看着这两阕《江城子》,也许是把那惯用的女性换做了男子吧,玩味之处竟然大增,大约是情真意切,竟把一个情窦初开的刻画得模样清晰,博胜不由看得痴醉。一边的皓纯看见,问他道:“看到了什么好的,这么入神?”博胜回答:“两首词。”皓纯于是拿品读,末了苦笑说:“明月徒照,写得好……”又问:“你知道是谁写的吗?是我们文学社上一届的社长,我见过他一面,看外表不象是个会写文章的人。”博胜忙说:“人不可貌相。”皓纯道:“但你却完全不一样,一看就知道是个热爱文艺的。”博胜听了心里窃喜,不发一言,只重新拿过来一叠报刊,便看到了一个相袋,忙取来搜看,里面装的正是皓纯的玉照。

皓纯性格温柔含蓄,长相清秀文静,虽不是大家闺秀,却也算是小家碧玉,但这个照相的人技术太过平常,既不懂造型,亦不通构图,更不晓光影,是位把人框下来就认为OK的泛泛之辈,博胜看着照片上的,感觉和面前的皓纯相差甚远,等到皓纯问他怎么样时,博胜答道:“还不如我给你画一张,比照相艺术多了。”皓纯听了欢喜道“其实我也很喜欢你的素描,有空给我画一张?”博胜笑道:“素描也是刚学,还不怎么会,但对着相片,应该可以把人画出来的。”皓纯说:“那我把照片给你,你给我画一张。”博胜见她认真,答应下来。皓纯于是在相片后面题上一绝——

别过动荡处,月色时。瑶池频相照,不敢染瑕疵。

写完递给博胜说:“画好后把这几句也题上。”博胜读完诗笑道:“有位诗人说见到龙就是中国,现在我要说:看见就是你皓纯。”皓纯喜道:“不是,我只是喜爱而已,没有把自己比成月亮。”而后两人都无心整理稿件,只顾着说话。将近傍晚时分,博胜看见远处有一群学生正在游玩,顿时意识到如果此时被同学抓到,一定有理说不清,于是对皓纯说:“我不但没帮上你,还打扰了你,等明天再帮你弄好不好。你明天还来不癲痫病吃什么药来?这个地方好。”皓纯含笑说:“还来的。”说完,两人收拾书本往回赶,都害怕被同学见了闲话,两人不敢同行,分先后回到了校园。

话说学校里流行打扑克,安(1)自然也是一样,就有一些不情愿和同性玩耍的男生,但是却因天气严寒,双休日教室里冷清,呆不下去,便设法把骗到男生宿舍来。这日下午,秦玉兰和阿姮女扮男装混进了(401)男生宿舍,与千谊钟志偎在床上打升级。其他室友聪明,都到别处去了,单留下他们四人,因为开心,直玩到天黑,得知礼堂那边电影开始放映了,才收手散开。整个下午,四人都不曾方便,及至起身,顿感内急,按女生优先的规则,阿姮和秦玉兰得先上洗手间,千谊和钟志则在外边守着。偏偏秦玉兰要解大手,在洗手间内吩咐阿姮说:“你好了先出去,在外面等我,不让他们进来了。”阿姮出来说出缘故,两男生只得下三楼解决了然后上来。

阿姮心里早打主意,等他们上来,拉了钟志先飞奔下楼去,一边丢下话说:“千谊,你一个人在这里等就可以了。”千谊一时傻住,百般不依,但眨眼就不见了他们的人影,只是没法子。少许,秦玉兰终于出来,见只有千谊一人,自是难为情,微微红了脸,千谊瞅见,不好说什么,便要锁了宿舍门一起下去,却突然听到楼下歌声响起,听声音是博胜,正上楼呢。千谊再次犯傻:怎么偏偏是他呢?知道那小子一根筋,如果见到这边情形,定会误说了出去,到时百口莫辩,看一眼旁边的秦玉兰,同样是不愿意被博胜发现的神情,便不再落锁,同秦玉兰躲了进去。

却说这博胜离开月台寺回到学校后,感觉身子冰凉,急着跑来宿舍添衣,但同学们都到大礼堂看电影去了,自己没带钥匙,正着急时,发现(401)有人在,于是去敲门,半天后门才开,室内只有千谊一人。博胜不由纳闷:刚才在窗外看见的不是有两个吗?难道是还有谁藏起来想吓唬他。又见千谊神情怪异,一时以为真切,便不顾千谊辩解,笑着四下搜寻,终于在门后找到,但那藏着的人哪里是男生,却是秦玉兰,她见了博胜,羞着脸不自然地笑起来。真是自己为自己找难堪,博胜感觉是无地自容,脑袋发懵,说什么也不是,不说什么也不是,愣了片刻,一声不吭退出来,衣服也不向千谊借了。缩着头跑去大礼堂看电影,心里只觉奇怪:门卫不是查得很严吗,秦玉兰怎么进到男生宿舍治疗癫痫的时候,手术的治疗是多少钱?来的呢?自去看电影,不提。

第二天礼拜日,子路得知博胜要去月台寺,央求和他同行。博胜双休日在寺庙偷偷和皓纯见面,这样的事情哪敢让子路知道,却又支支吾吾找不出推脱的理由,早餐吃过,子路开始催促。博胜无计可施,好在副部长传声赶来,交给他一本速写本,说:“部里面为你们每个新成员发的本子,部长要求你们每天画一幅,到时要检查。”博胜欣慰地连声应诺下来。

需要弄幅作品应付检查,以这个借口总算拒绝了子路的纠缠。博胜看看天气,随时要下雨的样子,想这样恶劣的天气,皓纯应该不会傻到还赶去月台寺,便把他们的约定抛到一边,拿了她的照片,打算画张她的素描,想这样既可以完成传声布置的作业,又可以履约,还可以得到子路的谅解,于是去了教室画画。画完已到中午,侯浪来教室,看见了皓纯的素描, 取过去一个劲儿端详,博胜看他着迷,不忍心要回,让他给拿走了。

皓纯地认为有吸引博胜的魅力,又他不是一个失言的人,所以次日依然到寺里来了,坐在原地等候,不料中午了,总不见人来。她一次次地设定一个博胜会出现的时间,时间到了,依然张望不到熟悉的身影,再设一个,坚信他肯定会出现,但时间又到,还是不见人来,却也不死心,总以为扭头之际,他会灿然而至;总以为下一秒他会迎面而至。留意着每一个来往的身影与脚步声,都希望是他,身后稍有动静,也当成了他,然而,一次又一次地只是落空。她频频地抬起手腕,看那时间分秒兀自流失,已经不早了,难道真的不来?她想回校问个明白,却又害怕错过见面时刻。

是不是自己太焦急的缘故呢?努力使自己静下来,不去多想。然而,虽然收拾起心神,目不斜视了,但身上好像有无数的眼睛,一道道目光总向着他昨天出现的方向,一有风吹草动,幻觉里都是他的到来。但哪里是他啊!这样的煎熬让人受尽折磨,能够慰藉自己的只有一句话:时间还不到,到时他一定会来的。

一直等到下午,便等来了一场大雨,她没带雨伞,只能躲在飞檐一角,面对着圆形的院门,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期盼凝望,凝望成句,落向心间——

院门空敞无来人,望眼隔帘对泥泞。冰雨不解沸腾泪,冷冷凄凄送黄昏。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岭南师范学院2018年大学生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出征仪式] 岭南师范学院2018年大学生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出征仪式{…

下一篇:上海新旧情景都在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