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夏县,夏县] 文·薛会兵家园何处?我常常自问。家在夏县,在大禹…

时间:2021-08-28来源:第一文学网

文·薛会兵

家园何处?我常常自问。

家在县,在大禹建都的地方……

夏者大哉,沐嫘祖禹王其泽,仰忠臣名士之光,在今在古尊斯夏;

安而盛也,喜生态相辉,醉山水农林并美,宜业宜居得所安。

出生在这“华夏第一都”,我为此而欣慰:我也算是皇城根下的子民了。孩提时代,总有北京情结,好像谁去过北京,大家就对他刮目相看。所以帝都的形象是神圣无比的。在禹王城遗址上,绵延的夯土层,依稀可见当年皇城的雄伟模样。如若能够穿越,我会踱着方步,摇着折扇,昂首漫步在“首善之都”,在浓浓的京风京韵里游弋,身后定是那些进京朝拜者投来的羡慕!( 网:www.sanwen.net )

饮着的水,吃着家乡的饭,在家乡的哺育中长大,总有一颗家乡情结的胎记在心中潜滋暗长。家乡的印象是别致的,家乡的是特殊的,家乡的父老是最亲切的。只是在今天,许多人无法体察这种蔓延数千年的家园情怀。最终,他们只能在失去故土的地方,就像一群没有了娘亲的孤儿一样。对的感念,其实就是叶对根的依恋……

往事越千年,我的夏县,就像一部泛黄的线装书,带着远古部落的图腾,弥漫着鸿蒙初辟的气息,始终冲我意味深长地微笑,撩拨我好奇的向往。我不只一次地阅读她,追随蹉跎的光环,匍匐在她的字里行间,贴着文脉,闻着墨香,翻卷秋,捡拾印迹,顾盼流连,逡巡寻觅,一探究竟。那些深埋于地表的古迹,风沧桑的遗址,瑰丽神奇的传说,魅力四射的名胜,皆是中华文明美轮美奂的符号,物华天宝的印证,钟灵毓秀的咏叹,高悬史空的档案。可是,她千年的沉淀,我浅薄的眼眸和懵懂的思维,怎能读懂参透呢?也许三闾大夫的那句足可以倾诉我内心的情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的夏县,天地可敬,山水可畏,云霞可,草木可亲。清晨,旭日从中条山顶绚烂喷薄;傍晚,从鸣条岗上精彩谢幕,宠辱不惊,亿万斯年。这轮“后裔射日”留下的幸运儿,目睹了这方土地上演绎的一幕幕剧情……尽管岁月远逝,那些鲜活的人或事,仍然在夏县人的中珍藏,在子孙无穷尽的血脉里承继。抬头,天空中的每一片云彩都飘拂着文明的光影;低头,每一方土壤里都珍藏着贤者智者的,他们都曾创造了一种文化,或一个时代以及一座座不朽的丰碑。

夏县者,华夏文明根祖之地也。司马迁《史记·夏本记》载:“禹封国号为夏。”夏朝由此拉开了帷幕!因大禹系黄帝的玄孙,承袭华族,国名又称为“华”,从此以“华夏”合称中国,大气磅礴!我的夏县,堪称是“华夏”的源头。缘何称为“夏”?可谓是百家争鸣,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一个“夏”字,不知引发了历史上多少思维的火热竞鸣和辩争?但令人欣慰的是,大家不吝啬和精力,把热情的目光聚焦在这里。中国历史朝代脉络歌向来有多种版本,但无论哪种版本,必以夏朝首开。细想一下,在我国几千个县市中,又有几个能享此殊荣呢?

“日出东山,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我是听着大禹治水的长大的。我敬畏先祖的丰功伟绩,感佩夏县故事的动人心魄。禹的鲧,以“堵”的方式,辗转奔波,疲于应付,这方刚刚堵罢,那方轰然决口。最终,水没有被堵住,他的一条命,却被堵在黄泉路上。洪魔肆虐,吞噬了民众的哭声;英雄的眉头,皱起了。大禹背负丧父之痛,临危受命,新婚燕尔,就匆匆,坚毅地去把那洪水疏通。大禹从父亲身上所继承的,是不屈不挠的精神,摒弃的是僵化保守,坚持适天适地适时的治水方略:“因势利导,疏堵结合,首重于疏,辅之以堵。”这大概就是“堵与疏”这一恒久哲学命题的肇源,闪烁着中华先哲辩证思维的灵光,带给人类文明无尽的思索和启示。万物皆有道,何为道?遵循规律,道法自然,方有作为。大禹无疑是这一命题的最初探索者和成功践行者,平息了所谓“名川三百,支流三千,小者无数”的水患,成就了千古治水伟业。从此,九州大地,风和日丽,海晏河清,民生。

大禹治水,有联为赞:“三过其门虚度辛壬癸甲,八年于外疏通江淮河汉。德州羊羔疯到哪里治”大禹是值得歌颂的,但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定有一个伟大。我们不应该忘记那位美丽的女子——娇女!一弯月下,禹王古城的那方青台上,涂山娇女,正在眺望“三过家门”的丈夫,因“日日思君不见君”而“泪眼望穿”,我听见了她在而深情地吟唱:“候人兮猗!”多么迫切的,多么坚贞的,多么直接的表达!所有的爱恋、相思、期待,一切的一切,都尽在这短短的四个字中了!《诗序》言:“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歌咏之。”“候人兮猗”,这是我国第一首有史可稽的女声独唱,唱出了痴情女子的泪眼汪汪,唱出了中国的最初篇章。

江山代有才人出。相传禹本来要按照禅让制传位给皋陶,皋陶早亡,就决定传给皋陶之子伯益。史籍记载:“禹子启贤,天下属意焉。及禹崩,虽授益,益之佐禹日浅,天下未洽。故诸侯皆去益而朝启,曰‘吾君帝禹之子也’。于是启遂即天子之位,是为夏后帝启。”启,成为中国历史上由“禅让制”变为“世袭制”的第一人。尽管历史的脚步蹒跚踯躅,之旅布满荆棘泥泞,但时代不可逆转地行进,我的先民们每时每刻都在与历史告别,把一切抛在身后。奴隶社会代替原始社会,从凿石取火、茹毛饮血的时代,走向渔歌唱晚、耕作晨昏的年代,这是人类历史上一次划时代的进步。启在位9年,病死,葬于安邑附近(今夏县鸣条岗一带)。从此,夏后氏王族,沐浴着鸣条岗的清风,以淡然的表情书写锦绣流年……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身为夏县人,总是羞于提起夏桀。夏县的那座瑶台山都因他的荒淫而蒙羞,曾一度被后人避讳改了名字。夏桀是夏王朝的末代君主。他本也文才出众,武艺超群;赤手空拳可以格杀虎豹,能把铁钩像拉面条一样随意弯曲拉直,如此文韬武略的男人应该有能力成为一个英明的君王,却为了博得宠妃妺喜之欢颜,“筑倾宫、饰瑶台、作琼室、立玉门”,极尽荒淫无道之丑事,以致德政衰败,民不聊生,危机四伏。人民对他的暴政已达到忍无可忍的程度,愤怒地说:“时日曷丧,予及女偕亡!”意思是说,你几时灭亡,我情愿与你同归于尽。成语“桀骜不驯”中“桀”便是指夏桀,百度解释为:“凶猛、残暴”。《诗经·大雅·荡篇》有:“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的警句。这并非危言耸听,“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我不知,有多少王朝能走出这样“历史周期律”的阴影?

鸣条之役,终于爆发了。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场以暴力形式推翻没落王朝的正义战争。“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鲁迅先生如是语。商汤,“顺乎天而应呼民”,登高一呼,揭竿而起,延续了400多年的夏王朝,病入膏肓,不堪一击,瞬间土崩瓦解了。夏桀在位52年,最终被膨胀的私欲埋葬了。想起了夏桀的那句名言:“天上有太阳,正像我有百姓一样,太阳会灭亡吗?太阳灭亡,我才会灭亡。”失去了民心,也就失去了尊重!莫道世态炎凉,诚若夏桀能宽厚仁怀,体恤民生,岂会落个饿死的凄凉下场。夏桀在商汤胜利的欢呼声中,成为历史重重的一声叹息!目睹流血与哭泣的故事,目睹人性的扭曲与沦丧,我怅然无语!我想大禹,肯定没有料到身后的景象,竟是如此地不堪释怀!一方圣洁的厚土,零落了多少无奈与怅惘,飘洒了多少眼泪与歉疚。

农耕乃衣食之源、生命之本。夏县从农耕文明走来,土地里长满了美丽的故事。对于嫘祖,我是心怀敬仰的。大家习惯把她称为“先蚕娘娘”。有一首童谣唱得好:“三月三日半阴阳,农妇养蚕勤采桑。蚕桑创自西阴母,穿绸勿忘养蚕娘。”嫘祖的“嫘”字,音lei,从女从丝,是一个最奇妙最典型的会意字。字典上曰:“嫘,姓也。”字典、辞典中找不出第二个用法,只能使用于嫘祖的姓氏上。它是百家姓中,唯一为个人独创使用的独人独姓,这难道不是独享的一份殊荣吗?

西阴遗址碑,在荒崖路畔肃立着,就像一位年迈的守望在庄头。我,这是一个亘古的守望。古老的西阴,从“嫘祖养蚕”的故事中走来。桑树生根了多,西阴便繁盛了多少年。依着鸣条岗,不老;偎着青龙河,常青。一百年、三百年、千年以上,抑或更久远。作为嫘祖母亲衍化的村庄,作为村神的桑树便把美丽故事带给蓬勃着生机的原野。2006年,联合国新丝绸之路明珠城市评选,把运城的申报主题定为“嫘祖情”,主题词为:“西阴嫘祖养蚕,华夏丝绸长沙治疗癫痫病的正规医院?摇篮。”

传说都是历史的枝蔓,顺蔓摸瓜就会找到历史的根蒂。1926年,被誉为“中国考古学之父”的李济先生一行来到西阴村,当手中的洛阳铲对话西阴的土地时,就注定了这是个昂着胸襟值得纪念的时刻。半颗人工割裂的蚕茧,引来了世界火辣辣的目光。我不知李济先生当年手捧它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我只知道西阴考古,这是第一次由中国学者主持的考古活动,大长国人之志气!有形的实证让无形的传说成为真实。嫘祖养蚕,始有绫罗问世。不光印证了嫘祖养蚕的千年神话,同时也证明夏县是中国丝绸业的发源地。处子般洁净的青龙河畔边,一颗滋润万物的圣母之心在灰土岭四季妍放。品读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或与一棵树独语,或与一朵花对话,你会发现嫘祖的气场在这里弥漫。何谓春艳秋荣?何谓光照千古?有人说,丝绸之路从西阴拉远加长。中原的一只小小的蚕,沿着丝绸之路,爬到了西域,用文明征服了世界!

蚕茧虽小,不同寻常。李济先生已经作古,只是那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蚕茧,仍然流落于台湾,我想起了余光中先生《乡愁》的诗句:“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我不知我的那枚历尽劫波的蚕茧是否也在乡愁?我想它会的,那里毕竟不是它的生身之地,它一定它的西阴,思念它的夏县,思念它的嫘祖。那绵长的乡关之思,何时才能了?我心里一直有个愿望,期待着它与宝岛一起,跨越那弯浅浅的海峡,早日回归母亲温暖的怀抱。“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米,尚可舂。兄弟何苦不相容呢?”

东下冯,一方生命的遗址,一座积淀文明的丰碑。东下冯的起源,被当今学术界的领物定在商初。岁月如梭,离歌漫漫,在天地混沌中,接触了尧舜让位,夏商更迭。在我的眼里,东下冯是一部书,一部内容非常久远和厚重的书。假如用年度作为页码的话,这部书已达三四千页了,把漫长幽深的华夏历史铭记,诠释着先祖们追求文明的精神历程。在人类前行的风雨路上,这片土地没有出现空白。

在青龙河畔这方古老葱茏的大地,我的先祖们在平展开阔的沃土上,制陶,烧窑,悠然如舞蹈,一团团泥巴被舞弄地出神入化,做出一件件色彩明快、简洁纯朴、却又形态迥异、最合乎人性的陶器,诸如:褐陶、灰陶、黑陶等,以及一件件我甚至从未见过叫不上名字的用器。当东下冯人发现陶器不仅仅是使用的器皿时,便极尽能事描绘她,甚至在一些在薄如卵壳的胎体上操刀游刃:绳纹、篮纹、弦纹、堆纹和方格纹,蛋形三足瓮、单耳罐、盆形鼎、大口尊、深腹罐……曾经的东下冯,是热闹的。这里既有制作石质工具的采石声,又有大火烧制陶器的噼里啪啦声,还有人们敲击石磬哼唱小曲,在坛坛罐罐的碰撞中,追逐着日升日落。部落、村庄、城郭,文明在一步步演绎着,历史在大踏步前进……

魏晋时期的卫夫人,名铄,字茂漪,河东安邑(今山西夏县苏庄)人,出身书法世家,是书圣王羲之的老师。黑龙潭边,上演了中国历史上最精彩的书法课!天地为课堂,自然为教具。你看那点画,如高峰坠石;横画,如千里阵云;竖画,如万岁枯藤;撇画,如陆断犀象;捺画,如崩浪雷奔;斜勾,如百钧弩发;横折,如劲弩筋节。每为一字,各象其形,斯造妙矣,书道毕矣。

也许是中条山的微风,秀美了她的婉丽;也许是青龙河的碧波,柔美了她的墨笔。卫夫人的一管毛笔,蕙质兰心,蕴满灵气,诗意了青山秀水;一幅笔阵图,纤白柔指,舒张铺展,醉了清风晨曦。“卫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晋人钟繇曾称颂卫夫人的书法,说:“碎玉壶之冰,烂瑶台之月,婉然若树,穆若清风。”唐代韦续则曰:“卫夫人书,如插花舞女,低昂芙蓉;又如美女登台,仙娥弄影;又若红莲映水,碧沼浮霞。”连用三组美丽的形象来比拟其书法,可知卫夫人的书法高逸清婉,流畅瘦洁,清婉灵动,妩媚娇柔……

我想起了一首盛赞卫夫人的七绝:“笔阵图篇带惑传,红裙濡墨水中莲。莺飞草长江南事,笑把芳心寄砚田。”难怪书界盛赞:“名师可解玲珑语,学书当学卫夫人!”我不知,而今有多少“卫夫人故里”走出的书法名家,扎根丰厚的禹都文化沃壤,承继卫氏遗风,挥毫泼墨,龙蛇笔走,鸾翔凤翥,在世界舞台上刮起了“最炫夏县风”!

太原专科癫痫病医院,这种方法治疗好

北宋年间,一位机智勇敢的夏县少年,高擎石块,砸向水缸,哐当一声响,中国有了见义勇为的好榜样,从此人们认识了司马光。我想,如若发生在当今,年幼的司马光,一定会登上央视中国人物的领奖台。借问温公家今处,路人遥指小晁村。“温公训诲当凌绝顶览奇景,涑水烟波更洗蒙尘化性灵。”站在温公祠门前向南眺望,一座形似古式笔架的土山横亘面前。当地人说,像这样的风水,是注定要出大文豪的。“粹德辉煌流涑水,忠清发越秀峨眉。”司马光,从一介书生到权倾朝野的宰相,从弱冠进士甲科到晚年退隐著书,68年的,做了三件事:为官、做人、修史!至今涑水一卷书,尚为乾坤立人极!”名舍去,利舍去,也就无须再流转于红尘俗世间。当完成了历史的重托,心累了,就找个地方歇歇脚吧,疲惫的温公一歇就歇到了他生命的原乡,承继着下一个文化传承的轮回。火炬一般的名字,始终点亮在历史的穹顶。他在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界定着世界的芜杂、生命的简单;经历的不平事给了他第三只眼,让他从容地穿过世俗的诱惑,淡然欣赏着鸣条岗上那“花满一川红蕊乱,渠环千顷翠波分”的诗情画意了!

北宋的那场风生水起的辩争,世人敬仰的君子之斗而已!温公是学富五车的史学巨擘,介甫是意气风发的改革先锋。两者“敌”的是政见,而不是人格和才华。君子和而不同也,皆是对民族、对国家满腔赤诚。争的时候是君子,争完了还是一个大写的“人”字!“司马君实,君子是也”,介甫如是语。一个令政敌都叹为君子的人,绝对不是一个小人!心若无他,夫复何求?不过是仕途不顺而已,不过是前途无望而已,不过是潦倒失意而已,不过是孑然一身而已!面对如日中天的介甫,温公不以人喜,不以己悲,不为无谓的坚持陷入深重的沼泽,选择了退让与回避。河洛一隅,踽踽独行,羸弱的脊梁,以古今天下为己任,擎起如椽的巨笔,以时间为“纲”,以事件为“目”,纲举则目张,时索则事叙,日力不足,继之以,历时19载,洋洋洒洒300百万。“鉴于往事,有资治道”,一部《资治通鉴》,将那朝堂之上的尔虞我诈揭穿,将那金銮殿上的一尊尊龙颜警醒。这一切,非是君子,谁又能够成为历史的护冕者呢?

是非不谬于先圣,褒贬犹资以后人,迁固而还,骋驰复秉史家笔;刚直乃无愧庙堂,温良且有功桑梓,春秋可鉴,浩荡长推涑水波。司马光,是夏县人别在胸前的一枚徽章,沉淀在心中的一种情结,挂在嘴上的一种荣耀,更是别人的一种羡慕,抑或嫉妒罢了。同是夏县人,我们为司马光骄傲,更为介子推而忧伤。因为一颗来自夏县的忠心,化作割股奉君的碧血长流。在那狼烟四起,诸侯争雄的春秋时代,介公啊,你从故土夏县出发,忠随晋公子重耳流亡十九载,履险蹈危,历厄饱艰,辅佐文公成就一代霸业。流亡途中,面对饥困欲绝的重耳,你割股啖君不言痛,殷殷鲜血眏红耿耿忠心;霸业功成之时,诸臣们向文公邀功争宠,你却躲封不仕携母隐居绵山。试问那些士大夫,面对淡泊名利的介公,你们赧颜吗?遥想当年,一把大火烧红了青翠的绵山,沸腾了颤抖的太阳。这虽是一把有情有义的大火,却反其意地烧焦了介氏母子。介公啊,你淡泊名利的心哟,宛如绵山的闲云悠悠。烈火熊熊,你身轻如燕携母游。枯木青烟,长使君王带泪羞……

从介子推被焚的那一刻起,一堆新土,一川烟雨,一盘冷食,还有一国素衣、面色凝重的重耳子民,这是最初的意象。对阡陌纵横的农业中国来说,清明是刀耕火种的一个节气;对诗词歌赋的文化中国来说,清明是才子佳人的一次吟咏;对忠仁义的道德中国来说,清明更是认祖归宗的一种良心……我想起雨果在《临终告白》中写下的那段平凡却振聋发聩的话语:“真理、光明、正义、良心,这就是上帝。上帝如同白昼。……我的凡眼很快就要闭上了,但是我精神的明眸将一如既往地灿如朝霞。”今天,介子推虽已远去几千载,但他那的双眼似乎一直在明亮地睁着。我觉得,他一直在用最纯正的目光,读着文明也读着野蛮,读着血泪也读着欢笑,读着贫穷也读着富有,读着卑污也读着高尚……士兮归来,千秋呼唤!介子推,将在里清明。的珍珠,将永远不会在中华民族大多数人的心匣中遗失……

也许是造物主的厚爱,我的夏县,背依条山,毗邻黄河,七山二川一丘陵的摇篮里,孕育了了一位位俊才星驰、栋梁柱天河南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的禹都儿女。唐代威震边关的名将薛嵩、奉公廉洁的谏官阳城、元朝大教育家归阳、明代著名诗人王翰等,历经大浪淘沙的洗礼,溅起了历史长河的朵朵浪花;革命战争年代,以嘉康杰为代表的1258名革命先烈,胸怀民生,浴血烽烟,慷慨殉国;新中国成立后,著名摄影家侯波、电影导演李俊、音乐名家樊步义、书画大师张映、邵仲节、晋康乐、樊习一、贾起家、柴勇、张恩忠、谢良虎、崔玉龙、卫天亮、刘海生、薛水泉、刘玉民、高勤师、贾淑玲等喷薄而出,强劲延续,撰写大奇大禹都风情;更有如今遍及天南海北的夏县优秀儿女,正在奔竞不息,勇立潮头,指点江山……对于这样一个夏县,用“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来形容称赞,不单俗气,而且很不尽兴。也许太过钟爱这片地,我最想立马中条,伴着黄河激荡的涛声,放歌一曲《走南闯北的夏县人》……

一方水土一方人。夏县人之所以为夏县人,是缘于地域,是缘于历史,是缘于血脉。从历史深处走来的那些夏县人,走向天南海北的夏县人,在家乡故土奋发有为的夏县人,一个个都是人格茁壮,性格鲜明,或察天观道,或倚剑长笑,或游刃权谋,或诗笔作刀,无不热血滚烫,豪气冲天,一肩担天下道义,一肩负百姓福祉。他们从来都是那样古道热肠,或是激荡着感天动地的仁道大义,或是充盈着悲天悯人的救世情怀,或是彰显着慧外秀中的灵犀才情,我不知道什么是“夏县精神”,但在他们的身上又何尝不体现着一种“夏县精神”!精神不老,文脉常青,薪火相传,生生不息,诚如鲁迅先生所言:“石在,火种就不会灭绝!”

宛若风中的蒲公英,几十年来,在生存的匆匆奔忙里,似乎离故乡越来越远,但再怎么改了穿着打扮,再怎么换了变了身份,再怎么摆脱故乡的引力,仍旧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夏县人,这种醇实的感情从不曾随时光老去,反而与日俱浓。“水有源而长流,木有本而常青。”每每闲暇,我会仰望那俊秀挺拔的瑶台山,敬谒松柏掩映的温公祠,抚慰原野里寂寞的青台,叩拜西阴庙里的嫘祖娘娘,问道神秘莫测的堆云洞,研习独领风骚的卫氏书法,沐浴“天赐千载泽,池贮四时春”的夏县温泉,呼吸泗交山里清新的空气,携着妻儿去架桑抑或唐洄浪漫漂流……如果可以,我愿一直留在夏县!我渴望依偎在她的怀里,与爷爷一起咂着老酒谈谈国事拉拉家常,陪着奶奶去禹庙会上听听蒲剧看看眉户,凝望父亲黝黑的脸庞抚摸他长满老茧的双手,细数母亲头上的白发亲吻她淌着汗珠的皱纹,与儿时的们驾着蹦蹦三轮在通衢阡陌追逐想,收获希望……

天道酬勤,厚土载物,我的夏县,绿树环绕的原野早已是瓜果飘香、粮棉丰收、蜂飞蝶舞的人间;纵横交错的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像金梭银梭一样,交织着流光溢彩的幸福;宛若芝麻开花一样,城里的高楼正在采撷蓝天云翔;一座座花香语、如诗如画的新农村,演绎着幸福和谐的小康生活……想起了一首《》歌:“赤赤条条来人间,面朝黄土背朝天,不靠山来不靠水,辛苦一年又一年,为了吃上肉,为了穿上绸,为了住上楼,为了再往前走……”这就是我的父老乡亲,这就是我的夏县人!用强劲的骨骼张扬了禹都品格,用鲜活的绿色滴翠了山野平川,用博大的胸怀酿造出玉液琼浆,用金秋的收获告慰禹都先贤,用甘甜的乳汁哺育生命的颂歌……

多少个,我无法抗拒自己想与父老乡亲们的心一起跳动的感觉,不能抗拒自己对故乡如此不堪的向往……我,是从那里走出来的。故乡的,故乡的娘,我爱你们一如往常。我愿邀那群山为你起笙箫,携那清风为你扮彩妆,请那嫦娥为你舒广袖,与那碧水一道为你弹佳音,将芬芳美丽的禹都故事,化作一曲曲高天流云。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我愿将生命融归托付,我清楚地知道,每一片生命的叶子,愉悦或悲苦终将归赴故土。

家在夏县,不应只是一种地理概念,更应是一种的惦念;家在夏县,不应仅是昨日之荣耀,更应是今日之担当。山高水长,家在夏县,拉近了时空的距离;他乡再好,家在夏县,扯不断根脉相连。轻轻地唤一声娘亲,我的夏县,你的杏花雨槐花雪,温馨了我的;深深地叫一声父亲,我的夏县,你的泪与汗忠与厚,打湿了我的双眼;远远地喊一声故乡,我的夏县哟,你的情与意歌与笑,注定是儿女三生的挂牵和依恋……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一封寄往天堂的情书_散文网

下一篇:【执笔,赠你一场烟雨】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